病人一天輸液46小時膽囊已切查出膽囊炎?醫院回應

澎湃新聞 2019-06-16 18:36 37796

(原標題:一天算46小時、膽囊已切查出膽囊炎?鄭大一附院:有時會錯)

2019年2月2日,河南商丘市民李先生的父親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簡稱“鄭大一附院”)做了肝移植手術。目前,其父親仍處于重度昏迷狀態。

6月上旬,李先生告訴澎湃新聞,父親治療已花費130多萬,他們發現醫院存在亂收費等問題。

6月14日,對李先生舉報的“同樣的人工鼻不同科室收費不同、每天收取褥瘡護理費護士卻沒做、莫名多扣4000元投訴后被退回、營養液竟然一天輸46小時”等問題,鄭大一附院醫患辦相關負責人丁珂告訴澎湃新聞,經調查,不存在亂收費,有時候計費會出錯,但一日清單就是一種糾錯機制。

對肝移植手術時膽囊已被切除,四次CT報告單卻顯示有膽囊,丁珂稱是小錯誤。

6月14日,二七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物價部門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表示,對李先生舉報的亂收費問題,他們5月中旬已經受理,下周將進行調解;若醫院亂收費,調解不代表不處罰。

李先生還告訴澎湃新聞,他已向河南省衛健委、鄭州大學紀委等部門舉報,尚未收到回復。

李先生的父親目前仍處于昏迷狀態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攝

被莫名多扣4000元,一天輸營養液46小時

鄭大一附院患者一日清單顯示,3月5日,李先生的父親在呼吸科ICU使用“復合式人工鼻/過濾器”1個,每個80.32元,該醫療器材編號“0909243”;4月9日,在肝移植科使用“一次性過濾器”1個,每個101.86元,該醫療器材編號“0000518”。

李先生介紹,因為堵痰,父親被切喉管,差不多一到兩天就要用一個人工鼻。從呼吸科ICU轉到肝移植科后,他們發現,雖然編號不一樣,但實際一模一樣的人工鼻,價錢貴了20元。為進行核實和省錢,4月14日,他們專門跑到呼吸科ICU要了4個人工鼻,和肝移植科的人工鼻進行對比。

一日清單顯示,4月14日,李先生的父親在肝移植科使用了4個80.32元的“復合式人工鼻/過濾器”。

李先生提供的兩種人工鼻的產品標簽說明,完全相同,價格卻有所差別。他稱,對該說法自己愿負法律責任。

李先生提供的照片顯示,兩種人工鼻背后粘貼的產品說明完全一樣。產品名稱為“一次性濕熱交換器”,型號規格、注冊證編號、代理人名稱、生產企業,甚至生產日期都一樣。

李先生還稱,在他們舉報后,呼吸科ICU的人工鼻也漲為100多元。

對此,6月14日,鄭大一附院醫患辦相關負責人丁珂告訴澎湃新聞,雖然李先生說各科室使用的人工鼻是一樣的,但醫院有幾種不一樣的,“有可能有的科室用的這一種,那個科室用的另一種”。雖然價格相差不大,外形上看不出來,但肯定有區別,“確實是不同的品牌”。

澎湃新聞詢問具體品牌,丁珂稱了解后告知,但出門接了七八分鐘電話后稱,“沒法給你提供”。

李先生稱,父親2月2日肝移植手術后,一日清單顯示每天褥瘡護理40元,但護士根本就沒做,每天一兩個小時翻一次身,都是家屬做的,偶爾護士會搭把手。

對此,丁珂表示,經調查,護士有做褥瘡護理。記者詢問護理步驟,其表示具體步驟得問護士。其電話護士后告訴澎湃新聞,是按規范做的。“家屬說的一面,我們落實是做了,各說各的。”

公開資料顯示,褥瘡護理包含協助患者更換體位、根據病情按摩受壓皮膚、對出現褥瘡的進行治療和護理等。李先生說,他5月中旬向醫院投訴后沒多久,褥瘡護理直接被停掉。

一日清單顯示,5月4日,李先生的父親被收取“常規藥敏定量實驗4000元(單位:項,單價:10元,數量:400)和“常規藥敏定量實驗400元(單位:項,單價:10元,數量:40)。李先生說,5月5日發現同樣項目收費兩次、其中一次竟達4000元后,他們馬上做了投訴。

一日清單顯示,5月5日,醫院將4000元返還。

對此,丁珂表示是“(計費人員)點錯了”、”你再讓他回憶,他也不一定回憶得起來(怎么點錯)”。

一日清單顯示,李先生的父親在3月5日、6日、9日、12日、16日,以及4月6日,腸內高營養治療分別是24、18、18、19、20、46個小時(每小時5元)。李先生提供的與醫生的通話錄音顯示,其父親早上6點半、晚上6點半要服抗排異藥,前后兩個小時需停輸營養液。也就是說,每天最多輸16個小時。“超過16個小時就算了,一天能有46個小時?”李先生質疑。

4月6日,腸內高營養治療顯示為46個小時

6月14日,丁珂向澎湃新聞表示,經對李先生的舉報進行調查,結論是醫院沒有亂收費;醫院計費可能出現差錯,但一日清單就是一種糾錯機制。

“要是沒發現呢?”李先生認為,醫院輕描淡寫的態度,讓他難以接受。

6月14日,鄭州市二七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物價部門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5月中旬接到李先生的網上舉報后,他們已受理,但李先生當時只投訴了人工鼻問題,也沒提供一日清單,5月底李先生的家屬才拿過來一日清單。按程序,他們將先調解。“原來說這周調解,但科室護士長在外地學習,計劃下周調解。”該工作人員稱,若醫院亂收費,調解不代表不處罰。

李先生告訴澎湃新聞,他曾告知前述工作人員還有其他亂收費問題,后者表示調解時一塊談。

鄭大一附院醫患辦公室

膽囊已切,連續四次CT報告卻提及膽囊

李先生說,其父親2月3日做完肝移植手術,膽囊已被切除,然而此后四次CT報告單中,還出現膽囊相關內容,甚至還診斷出“膽囊炎”。

2月4日鄭大一附院CT檢查報告單中,影像表現提及“膽囊壁增厚”,診斷意見提及“膽囊炎”。2月10日、2月20日、2月25日的鄭大一附院CT檢查報告單中,影像表現均提及“膽囊不大,壁不厚”。澎湃新聞注意到,四份報告單的報告醫生、審核醫生均不同。

對此,丁珂表示,這是小錯誤,因為報告單有一些模版。

李先生告訴澎湃新聞,5月中旬,他已將父親在鄭大一附院住院期間發現的問題向鄭州大學、河南省衛健委、鄭州市二七區物價部門舉報,目前尚未收到回復。

澎湃新聞注意到,鄭大一附院鬧“烏龍”已不是第一次。

據澎湃新聞6月14日報道,2018年5月,患者高先生的妻子在鄭大一附院疼痛科做CT檢查出右側動脈瘤,專家建議手術治療被他和妻子拒絕。2019年4月,他帶妻子復查,在神經外科二門做CT,報告卻顯示系左側動脈瘤。經投訴,醫院確認動脈瘤長在左側。6月14日,醫院醫務處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表示,該院醫務處已就此事介入調查,相關調查結果出來后會通告。

澎湃新聞曾報道,2018年,鄭大一附院將一名患者的右肺穿刺手術做成左肺后,患者家人提出十萬元的賠償要求。事情發生后,醫院對涉事醫生停職。

鄭大一附院有“亞洲第一醫院”之稱。官網資料顯示,該院為三級甲等醫院,在中國醫院綜合指數科研實力排行中居全國第10位;在中國醫院自然指數排行中居全國第16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世预赛亚洲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