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肺移植第一人”陳靜瑜:專注著一個器官的拯救 | 70年70人·民生⑩

封面新聞 2019-06-27 23:15 63081

封面新聞記者 韓雨霽 柴楓桔 攝影 柴楓桔

說到“民生”二字,醫療技術的進步帶給中國百姓的福祉,當然有太多值得一說。70年70人民生組第10站,也是最后一站,我們來到江蘇無錫,這一次我們拜訪的是一位醫者,他叫陳靜瑜,是中國“肺移植第一人”。作為專注于一個器官的“拯救者”,這塊領域幾十年來的發展,他是見證者也是推動者。

陳靜瑜忙,忙得不可開交。

這是一次很特別的采訪。采訪是在無錫市人民醫院的ICU病房外進行的,剛做完手術的陳靜瑜身著淺綠色手術服,連帽子也沒來得及摘下,便和記者聊了起來,聊的話題無非都是“肺移植”,艱澀難懂,從過去幾十年醫術的突破,到未來希望全國擴充更多的移植醫院,透著他的“醫者仁心”。

就在幾十分鐘前,他剛接到電話,北京地區臨時有愛心捐贈的供肺獲取。采訪結束他就乘坐最近班次的高鐵趕往北京,在北京中日醫院為等待的呼衰患者做換肺手術。


一個器官的“拯救”

幾十年努力與國際接軌

從1978年到1998年20年期間,中國總共做了20例肺移植手術,成功的病人只有2個。這也就是說,成功率只有10%。

1963年,人類有了第一臺肺移植手術,但該病人短期內去世。我國的醫療工作者也在追趕,15年后的1978年,北京結核病研究所辛育齡教授為一位肺結核病人進行肺移植治療,病人遺憾也在短期內去世。

1983年,加拿大多倫多總醫院Cooper教授為一終末期肺纖維化患者進行右肺移植,該病人存活了7年多,成為全球范圍內真正意義上第一例成功的肺移植。同樣的,努力追趕的中國醫生在12年后,首都醫科大學北京安貞醫院陳玉平教授為一終末期結節病肺纖維化患者進行了左單肺移植,病人長期存活,標志著真正意義上中國肺移植成功。

陳靜瑜說,這些成功案例背后,是普通公眾從未了解過的失敗和死亡。即使出現首例長期存活的肺移植病人,國內肺移植手術的成功率依舊很低。從1978年到1998年20年期間,中國總共做了20例肺移植手術,成功的病人只有2個。這也就是說,成功率只有10%。這對醫學臨床來說,太低了。中國肺移植由此停滯一段很長的瞬間。“這期間,僅有肺移植的動物實驗在做。”陳靜瑜說。

一個醫生的重擔 

六成重生者希望壓于一人

2018年,全國共完成了403例肺移植手術,陳靜瑜團隊就完成了257例,占全國肺移植手術的六成。

幾十年來,陳靜瑜和眾多的全國該學科的醫生們,一直在默默推動中國肺移植醫療能力的提高。對他們來說,太了解呼吸系統疾病患者的痛苦。當一個患者肺纖維化、肺動脈高壓、彌漫性支氣管擴張,呼吸系統疾病發展至終末階段,就開始呼吸困難,沒法下床走路,無法脫離氧氣生活,靠著呼吸機維持生命,生活質量會非常低。

2001年,陳靜瑜作為訪問學者前往加拿大多倫多總院學習肺移植技術,次年學成歸國。當時,陳靜瑜已經39歲了,一切都還得從零做起,他組建肺移植團隊,帶著團隊開始動物實驗,在成功做了幾十頭豬的動物實驗后,2002年9月28日完成了國內第一例肺移植治療肺氣腫手術,讓人欣慰的是,該病人長期存活。

這例手術給了團隊很大的鼓舞,全國各地的患者慕名而來,希望得到陳靜瑜的救治。

據相關資料顯示,2018年,全國共完成了403例肺移植手術,陳靜瑜團隊就完成了257例,占全國肺移植手術的六成。在無錫記者走訪發現,無錫人民醫院周邊的多個小區內,住著不少肺移植患者,他們更愿意來無錫評估肺移植,醫院住不下了,他們就租房等待,等待陳靜瑜和他的團隊給自己新的重生希望。

肺移植為何這么難?

普通人的認知觀念有待改變

雖然經過幾十年醫療工作者的艱辛努力,目前我國肺移植成功率達到80%左右,但國外發達國家能達到90%,我們依然有差距。

陳靜瑜從事肺部疾病診治工作三十年,見證和推動中國肺移植領域醫療技術的提高,造福更多的患者。但是,他評價說,總體來說,肺移植技術還是成長緩慢。

陳靜瑜向記者解釋,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其他肝臟移植技術早已在國內成熟,能做的醫院也很多,唯獨肺移植的案例相對很少,開展肺移植的醫院則更少。主要原因還是在于,所有的臟器移植中,肺移植難度最高,對供受體的匹配要求最高,而且需要一個醫院的多個學科通力合作,因此進展緩慢。

即使病人下定決心選擇用力一搏,也只是肺移植患者“闖關”的開始。目前,普通人的認知觀念,對肺移植的更好開展也有比較大的影響。首先就是移植技術瓶頸,由于肺是開放性器官,時時刻刻面臨著感染的風險。手術過程中風險極高,一旦獲取的供肺沒有及時轉運到醫院,肺源質量也會大大受影響。

其次,目前對腦死亡供肺的維護認識不夠,許多供肺因為感染棄用。“肺移植不像肝腎移植那樣被廣為知曉,很多患者和家屬存在錯誤觀念,許多受者到了瀕危狀態才接受肺移植,但往往此時已經遲了。”陳靜瑜在門診中,遇到過太多這樣的患者。

在國外,患者為了改善生活進行肺移植,譬如肺纖維化病人,前往醫院評估預測存活兩年就會排隊等肺源,相比之下,陳靜瑜說,國內許多患者因為對肺移植不了解,對肺移植只是純粹的害怕,往往瀕死狀況下才來搏一下,有的預計生存只剩一個月、一周才來。雖然經過幾十年醫療工作者的艱辛努力,目前我國肺移植成功率達到80%左右,但國外發達國家能達到90%,我們依然有差距。差距就在于很多瀕死時才求助肺移植的受者全身狀態差,死亡率很高,這是陳靜瑜最心痛的事情。

一個未來的使命

擴充更多移植醫院造福患者

“我希望能盡快把技術推廣出去,造福中國的病人。”除了盡快擴大肺移植醫院,陳靜瑜作為全國人大代表,也一直在為肺移植患者發聲。

目前,國內共有173家醫院有器官移植的資質,其中僅有37家醫院有肺移植的資質。陳靜瑜說,更現實的是,在這37家醫院中,還有很多醫院并沒有真正開展肺移植手術,中國目前在做肺移植的醫院僅有十六、七家。他還透露,記者所在的成都市,算是國內開展得比較好的城市,目前有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四川省人民醫院兩家醫院能做肺移植。相比之下,目前有的省一家都沒有。

陳靜瑜和團隊肩負著更多的職責使命,那就是擴充更多的移植醫院。為了盡快擴大國內肺移植的資質醫院數量,無錫市人民醫院作為國家衛生健康委肺移植培訓基地,擔任了肺移植的推廣普及責任,國內其他醫院也常邀請陳靜瑜團隊前去指導。無錫市人民醫院成為中國肺移植的搖籃,承擔了全國過半的肺移植手術。

“我希望能盡快把技術推廣出去,造福中國的病人,尤其是經過17年的努力,我們無錫團隊已經形成了更加適合我國國情的肺移植經驗,更加值得在同道中推廣使用。”他說,截至目前,全國已有十幾家醫院培訓成功。

除了盡快擴大肺移植醫院,陳靜瑜作為全國人大代表,也一直在為肺移植患者發聲。“最近我還提了一個關于塵肺病人的醫療救助。針對一些肺動脈高壓、淋巴管平滑肌瘤病等罕見病人,我也希望能盡自己的努力,推動將這類病人必須服用的藥物納入醫保。”他說,很多人不知道,這類病人一個月服藥就要花費一萬甚至兩萬的費用,這是他們經濟所承受不了的。“所以我把這一類的建議也提了,也得到了國家的響應。”

相關閱讀:

人大代表陳靜瑜:肺罕見病治療納醫保,讓他們更有保障|70年70人·民生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2

  • fm595987 2019-06-30

  • 我就是你 2019-06-27

    點贊????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世预赛亚洲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