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逃離到返鄉創業第一人 井岡山彭青良:家鄉巨變帶他走上致富“快車道” | 70年70人·脫貧⑤

封面新聞 2019-07-04 20:30 56270

封面新聞記者刁明康 李強 江西井岡山攝影報道

如果不回來,神山村,可能是彭青良心里永遠的痛。

這個生他養他的地方,并沒有給他留下太多美好。

他離開得太久,足足25年。

25年里,他做過瓷碗、做過皮鞋、養過豬、釀過酒,睡過最簡陋的工棚,吃過最粗糙的飯菜。

他曾多次發誓,一定要在城市立足,要讓自己的孩子跳出農門――至少,再不能回去種那半畝薄田。

但是,2017年,他變了。

他留了下來,用神山村的泉水釀酒,當年毛利就達到5萬元。2018年更是凈賺7萬元。

2019年,他準備擴大生產,一次性進購神山村的10萬斤黃桃釀酒。

親友勸他,“莫把事情搞大”,他手一揮說,“我有把握”。

一個全村231人就有201人選擇外出打工的村莊,為何把逃離25年的游子喚了回來?

A

吃不飽肚子

他逃離家鄉討生活

彭青良出生的上世紀70年代初,井岡山神山村很窮。

幸運的是,在全家土地不到3.5畝的情況下,父母還是依靠雙手將他們5兄妹養活。

在彭青良的印象中,家鄉,永遠是溝溝坡坡,坡坡溝溝,“種一季糧食,只夠吃大半年”。

彭青良記得,小時候,地里的紅薯、南瓜,山上的竹筍、田鼠,他都當主食吃過。

實在沒有吃的時候,兄弟幾人就上山砍竹子,做竹筷、竹板,用籮筐挑到鄉上去賣。

“那時候村里沒有路,出入靠走田埂,走半個小時才到大路,然后等班車。班車一天就一趟,經常擠不上去”。

為了省錢,大哥不允許坐車,幾兄弟就這樣眼巴巴地看著班車遠去,徒步幾小時把筷子挑到鎮上賣了,再買些糧食挑回來。

挑一次,肩膀痛上好幾天。

初一結束,彭青良就輟學回家,一邊種地,一邊跟著村里人學手藝,“只要能養活自己的手藝,都會嘗試”。

十八歲時,彭青良便在親戚的帶領下,到鎮上打工,做瓷碗,一個月400元錢。

B

養豬學釀酒

漂泊25年不愿回家

從那之后,彭青良就走上了漂泊的道路。按照他的話來說,“就是逃離,只要不在老家就可以”。

但是,彭青良的逃離,不是簡單意義上的逃離,他并不盲目,他知道自己必須熟練掌握一到兩門技術。

此后,不論是在浙江、福建、還是東莞,不論在瓷器廠、五金廚具廠,還是燈飾廠,他都認真跟著師傅學,工資也逐步從幾百元漲到1000多元。

2000年,29歲的彭青良在東莞認識了妻子,兩人回家結婚后,彭青良開始跟著妻子的哥哥學養豬。

養豬搞了六七年,沒賺到錢,妻子不同意再養,兩人又回到東莞一家鞋廠打工。

一天中午,彭青良在街上走著,聽到一輛車放著高音喇叭,免費教授釀酒技術,學成可以購買該廠的器材回家釀酒。

彭青良心動了,但釀酒器材需要花8000元,他身上只有2000元,回家跟妻子商量,妻子不同意。

彭青良找到自己最小的妹妹借了6000元,偷偷到這家廠學習了10天。在這里,他掌握了釀酒的整套技術,并花8000元買下一套不銹鋼蒸餾設備,直接從廠里打包發回了妻子老家。

在妻子家附近,他租下一間廠房,花2萬元購買其他設備,辦起了釀酒作坊。

但是,因為沒有市場,盡管釀出來的酒味道不錯,在周圍也豎起了口碑,彭青良還是沒賺到錢。

為此,妻子數落了他好些天。

他有些不甘。

眼下只有兩條路選擇,一是繼續打工,二是回到神山村把荒地再種起來。彭青良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外出打工,“生存都困難,回(神山村)去干啥?”

“我那時候想的就是,再混不走,也不會回去種地。我發誓,一定要在城里買房子。”彭青良說。

C

家鄉巨變

他選擇回家釀酒圓夢

彭青良再次找到妻子的哥哥,兩人商量,繼續合伙養豬。

這次,雖然投入否不大,但是年年都有了盈利,一直到2013年底,盡管中途也曾出現過市場波動,但彭青良不僅將一家4口人養活,還存下了七八萬元錢。

2014年初,聽說在福建做家具組裝很賺錢,彭青良又在妹夫的帶領下,前往福建尋找商機。這之后,每年除了一家人的開銷,還能余下三四萬。

日子越過越好,也算是真正在城里有了立足之地。

彭青良和妻子商量著,是時候考慮在井岡山市區買房,為兩個兒子的將來做打算了。

彭青良不知道的是,他的日子一天天變好,他的家鄉神山村,也正迎來一場巨變。

2016年2月,習總書記來到神山村視察,關心老區群眾的生活,并對神山村的脫貧致富做出重要指示。

從此,神山村駛上了脫貧致富的快車道。

原來的田埂,變成了3米寬的柏油路;原來的荒地,全部種上了油桃,農民加入合作社,油桃不愁銷;原來破舊的房屋全部進行了改造;原來全村231人就達到201人離家打工,現在大多數都回來了;原來偏僻冷清的村莊,迎來一撥又一撥的游客……有經濟頭腦的村民,還開起了農家樂和民俗,游客多時,一家老小齊上陣還忙不過來。

彭青良突然覺得,家鄉變化太大了,變得極富希望和商機。

2017年春節,多年未回家的他,帶著妻小回來,打定主意——不走了。

他把家中布滿灰塵和蜘蛛網的柴房打理出來,又從妻子老家把釀酒設備搬回來。

“我們家房屋小,除去兩個嫁出去的妹妹,三個哥哥和母親都擠在一幢房屋,沒法搞餐廳和住宿,那我就用家鄉的山泉水來釀酒。”

說干就干,彭青良一次性買來2000斤大米,釀出近800斤酒。很快就賣完,后來又陸續釀了一些。當年毛利達到5萬元。

2018年,彭青良靠釀酒賺到凈利潤7萬元。他還利用村里出產的黃桃,嘗試釀黃桃酒,并且實驗成功。

“我那些喜歡喝酒的朋友說了,口感很好,但是有一點苦味,還需要做進一步調整”。

彭青良說,他知道,僅靠釀白酒,他的酒沒有任何競爭力,單是依靠游客購買,他也無法發展壯大。

他要走特色道路,用神山村最干凈的山泉水,用神山村光照最好、最甜的黃桃,釀出黃桃酒。

“今年我準備買10萬斤黃桃,如果成功,能釀出6萬斤酒,按照30元一斤的價格,毛利能達到180萬。”彭青良說。

鄰居和親友曾勸他,“莫把事情搞大了”,他手一揮,“放心,我有把握……”。

2019年4月16日中午,雨停了,彭青良的特色產品店游客多起來。不到10分鐘就賣出兩斤泡的果酒,搭著贈送了一斤白酒,收入100元。

“現在比打工強多了,時間很自由,既照顧了老人小孩,又比打工還賺得多,非常好。”對于現狀, 彭青良很滿意。

“我一定要把6萬斤黃桃酒釀出來,我有這個信心。黃桃也不愁,周圍幾個鄉鎮都在種。”他說。

相關報道:

神山黃桃成井岡山品牌 走出江西銷全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4

  • fm599320 2019-07-10

    [得意]

  • fm599320 2019-07-07

    [得意]

  • fm707141 2019-07-05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世预赛亚洲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