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響應民聲”到“致瘋家長”:中小學減負難在哪里?

中新網 2019-11-05 16:11 30254

“唯有讀書高”的教育理念在整個亞洲地區都非常盛行。(資料圖) 泱波 攝

11月的第一個周末,南京一些中小學家長舒了一口氣,“作業又回來了!”在歷經一個多月復雜的焦慮情緒之后,作業本“熟悉的配方”讓學生和家長都“安心”了。對于南京家長王女士來說,盡管就讀名牌小學三年級的女兒現在的家庭作業量讓她還不夠“滿意”,但多少意味著一種“回歸正軌”。

高考制度通過以考促學,大幅提升了中國基礎教育的質量和國民素質。(資料圖) 泱波 攝

從“響應民聲”到“致瘋家長”:左右為難的減負行動

今年9月份開學以來,江蘇部分城市教育部門的“統一”減負行動,包括:不布置筆頭作業,沒有“慣例”的各類單元測試、周測試、月測試,不允許帶作業到學校批改,要求學生不透露自己的課外培訓項目等,令當地家長深感焦慮,特別是面臨小升初和中考的家長,紛紛向教育部門發出質疑,也導致了網文《南京家長已瘋》獲得“刷屏”轉發。

這篇目前閱讀量超過“十萬+”文章中直接點出,家長們“發瘋”的焦點在于,“今天你鬧著減負,明天升學考試會為了你而降低難度嗎?還是高考會因為看你快樂而特招你?”

10月30日,南京市教育局連夜發出回應,坦陳:近期該市確實開展了義務教育學校違規辦學行為問題專項整治專項督查行動,“但存在對督查工作理解不準確、執行規定簡單化的現象,引起了社會和部分家長的誤解。教育部門將及時糾正偏差。”

在南京市教育局發布通報后的次日,一些學校的書面作業就悄然“回歸”了。

王女士告訴記者,正在南京一所以“雞血”而聞名的名牌小學上三年級的女兒,每天語數外三門主課的課內筆頭、口頭作業一般需要花兩個小時完成,而老師“明示或暗示”的課外作業量每天基本也需要花一個多小時完成,“考試更是每周小考,每月大考,期中期末考試前集中考。”

“這次的減負非常倉促,讓家長無所適從。老師直接說,按照要求沒有筆頭作業、沒有單元測試,希望家長在家自己‘爭氣’,不要耽誤了孩子。”王女士苦惱地質疑,“這不是把學習的壓力都轉到家長身上來了?”

每年有數百萬學生通過全國高考,進入心儀的大學學習。(資料圖) 泱波 攝

減少作業量、減少考試頻次、嚴禁超綱教學……這些本是學生和家長的集體訴求,專家學者的理性建議,而各級教育部門也把這些“心聲”認真考慮,并當作“民心工程”來部署了減負行動,何以“讓家長都發瘋了”?

專家:高分高考是根源單方面減負治標不治本

對于此次教育減負帶來的連鎖反應,記者采訪了多位教育專家、考試專家和心理學專家深入解讀。

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浙江大學教育學院文科資深教授劉海峰是多年研究高考的專家,他直言,只要還有高考制度,只要“唯分數論”“唯名校論”的觀念存在,那么“減負就很難從根本上得到落實,任何單方面的減負行為,都無法阻止對名校和分數狂熱的家長們。”

對此,華中科技大學教育科學研究院教授劉獻君也坦言,考上名牌高校帶來的光環讓高考成了千軍萬馬擠破頭的“獨木橋”,“中國的優質高等教育還是很緊缺,現在,有92%的本科生到不了一流大學去學習。為什么家長會瘋狂?都是為了讓學生能進大學,進大學里的名校。”

“高考是指揮棒,定下要上名牌大學的目標,就意味著要上好的高中、初中、小學乃至于幼兒園。這種自上而下的壓力傳導,在高度重視教育的亞洲國家也是普遍存在的。甚至移民到國外多年的華裔,例如美國的‘虎媽’,即使脫離了中式教育的環境,也依然保留著中國家長的心態。”劉海峰在采訪中并不諱言,統一高考制度對中小學教育產生不少負面的影響,比如說中學只抓智育而片面追求升學率、學生學習壓力過大負擔過重,學生近視率攀升體質下降,還一定程度上影響求異思維和個性發展。

實際上,很多基礎教育中產生的問題到了大學階段才顯現,“很多學生進了大學不想學習或者學習積極性不高、創新能力弱。這已經是中國高校中一個比較普遍和嚴峻的現象,盡管導致的原因很多很復雜,但不得不承認與中小學教育過度有很大的關系。”劉獻君告訴記者。

但高考的指揮棒下,也讓中國的中小學生背上越來越重的書包。(資料圖) 泱波 攝

南京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陳昌凱也注意到,在近年的PISA(國際學生評估項目的縮寫)中,中國學生的成績盡管在全球依然名列前茅,但如果把課后作業時間與成績進行對比,就發現,花費了大量學習時間得到的成績,卻并沒有比相對時間花費比較少的國家學生高出很多,“但卻導致了學習興趣減低,更為重要的是影響了學生發展個性潛能。”

何以解負:六根清凈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在劉海峰看來,“基礎教育減負只能疏導,在一定程度上維持合理范圍。只要‘唯有讀書高’的社會價值觀沒有改變,就很難改變唯分數論的情況,也很難改變高考定終身的現狀。”

“高考能做的就是內容改革,選擇和設計有利于學生全面發展的考試內容,對基礎教育評價有一個實質性的引領和導向作用。同時,高校探索更豐富的多元化綜合評價錄取制度,通過保送生制度、加分特招、自主招生等方式,了解學生的全面特色。”劉海峰也強調,當然,這也需要同時推進社會文明和道德水平的相適應,才不會引發公平性問題。

陳昌凱認為,正是“怕輸”的心理,不僅讓家長“唯分數論”,也讓學校、老師“唯升學率論”,這種彌漫在全社會的壓力最后全部壓在學生的身上,“在激烈的競爭中,學習成績可能還可以,但創造力會大幅下降。而這樣的人才和教育模式,與強調創新的未來就業環境是相悖的。”

“學生本身無法逃避這種全社會制造出來的壓力,那么就需要家長和老師來增加緩沖帶和屏障,保護學生的學習能力。”陳昌凱建議,家長和老師的耐心很重要,如果跟隨著焦慮感的“指揮棒”,那么減負的結果就可能是越減越重,反而養活了大批校外輔導機構。,

“六根清凈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劉海峰也以唐代布袋和尚的《插秧歌》,給“為了教育而狂熱”的人們澆上一盆“冷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世预赛亚洲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