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27年四川老人終與家人團聚 兒子:我二十多年沒喊過爸爸了

封面新聞 2019-11-06 16:24 108099

封面新聞記者 曹菲 圖片據受訪者

27年前,宋離獨自南下廣東,開始流浪;4歲的兒子阿慶在四川老家,亦開始內心的漂泊。

27年后,父子因一份尋親啟事再次聯結,并于廣州重逢。

11月6日中午,阿慶帶著父親坐上回鄉大巴。提及未來的生活,他說:“我會承擔父親以后的全部。”

阿慶和父親終于重逢

特別的一天 改變一生的一天

11月5日晚上7點過,廣州火車站,阿慶終于見到了失聯27年的父親。他站在后面不作聲,看著其他親戚拿著照片上前攀談。

“你認得這是誰不?”面對詢問,宋離一言不發,眼角卻已經溢出淚水。過了好一會,他才說出一侄子的大名、小名;家人也通過宋離頭上的瘡疤,確認他就是失散多年的親人。

阿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上前與父親相認。宋離沒多說話,拉著兒子走到他露宿的地方,把一萬元現金和一張銀行卡交到兒子手中。那是他靠著賣廢品攢下的積蓄。

相擁、哭泣,27年后再見至親,萬般情感涌上心頭。十幾個親人輪番跟宋離聊著,關于老人27年的過往,他們想知道得太多。只是宋離閉口不提回家的事,阿慶主動提出來的時候,他起初是拒絕的。或許是覺得愧疚,或許是觀望兒子的態度,最后,在兒子的堅持下他終于答應重返故土。

4歲與父親分離,27年后重逢。這一晚,對于阿慶來說意味著太多。6日凌晨1點16分,他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張黑夜的圖片,配文:“特別的一天!改變一生的一天!”

重逢當晚兒子的朋友圈

分離27載 父子相隔千里各自漂泊

27年前,四川南充市南部縣的一個小村莊,4歲的阿慶并不知道自己即將經歷骨肉離別。和村子里大多數青壯年一樣,39歲的宋離南下廣東打工,把兒子留給奶奶照顧(妻子早逝)。

然而,因為頭上有一塊很大的濃瘡,他一直沒能找到正常的工作。可能是覺得愧疚,他再沒跟家人聯系,開始流浪。

27年間,宋離去過湖南、湖北,以及廣東省的許多地市。他曾在湖南省懷化市的救助站待過很長時間,還在那里治好了頭上的濃瘡,只留下了白色的疤痕。隨著年歲增長,他跑不動了,最后選擇在廣州落腳,以撿廢品為生。

一千多公里之外,阿慶同樣開始了內心的“漂泊”。關于成長經歷,他不愿再提,害怕父親聽到后心里壓力太大,再次走失。

宋離(右)和兒子阿慶(左)

記者從知情者處了解到,父親離開后,阿慶一直跟著奶奶生活,長大之后獨自來到成都打拼,如今已經成家立業。關于失去父母的痛楚,阿慶平時并不多提。不過在婚禮上,他主動說起自己已經二十多年沒有喊過爸爸媽媽了,讓許多親友落下淚水。

兒子承諾:我會承擔他以后的全部

對于父親的失聯,阿慶有過無數種猜測。已經去世或者另組家庭?分離得太久,他已經不敢奢望重逢。4日晚,當他得知在廣州的這位流浪老人很有可能就是父親時,驚喜令他徹夜難眠。

10月29日,廣州“尚炳輝關愛外來人員工作室”的志愿者們照例出街慰問流浪者。在某個車站的棚子下面,英子發現了宋離。

“他穿著藍色夾克、灰色褲子、黑布鞋,挺干凈的,也沒有精神問題。”交談中,英子得知老人今年66歲,老家在四川南充市南部縣,在外流浪20多年,因為丟失身份證無法返家。他平時白天撿廢品,晚上就在車站露宿。臨走時,老人突然提出想讓志愿者幫忙尋找家人。

志愿者發布的尋親啟示

4日晚上7點過,英子把尋人啟示發到網上,兩小時后,有人向她確認老人的身份,其中就包括阿慶。5日中午11點過,阿慶搭乘飛機趕往廣州。

下午兩點半與志愿者碰面后,他不顧勸阻執意要出街尋找父親。老人白天在外撿廢品,并不在露宿點,幾小時后阿慶無功而返。當晚7點過,他終于在志愿者的指引下見到父親,也就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27年后宋離和親人重逢

6日中午,阿帶著父親坐上了返程的大巴,提及未來的生活,他說:“我會承擔父親以后的全部。”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阿慶、宋離均為化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13

  • liao 2019-11-07

    終于等到了

  • 李罡 2019-11-07

    感謝那些好人

  • 崇英 2019-11-06

    邦助者應贊!

查看更多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世预赛亚洲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