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藍:我對寬窄最后的理解就是無咎

封面新聞 2019-11-30 16:21 41174

封面新聞記者  吳德玉 攝影報道

由封面新聞、作家出版社主辦的“人生無處不寬窄——《寬窄之道》新書發布暨名家對話會”11月30日上午10點半亮相天府書展。 著名詩人、散文家,中國作協散文委員會委員蔣藍參與了現場對談與簽售。

蔣藍參加分享會

蔣藍在《寬窄之道》一書中由寬窄巷子的來源引申撰文《從寬窄到中道》 ,分享會上,他再次奉獻了自己驚人的學識和考據精神:無論是歷史、建筑還是習俗,寬窄文化的交融無處不在。

成都人都知道寬窄巷子,蔣藍介紹:“如果說三千年成都是一本大書,那么寬、窄巷子就是它的裝訂線。那兩條巷子建于1781年,如果以此為肇始,距今剛好238年。在清代,就已經開始建了少城,公元前316年金河賓館就是成都將軍府。少城的街道很像一只攤開的大蜈蚣,旗人進駐成都后已經有兩萬人,生活極其困難,怎么分的空間?旗兵馬甲、步兵是步甲,以北方的使用用了川東式建筑,北京文化與西南文化的對比到了晚清之后,許多旗人吃不起飯,漢人才進駐寬窄巷子,租房子、經商。破壞了,打破了建筑格局,整個空間建筑,我們西南地區開始的胡同就是寬窄巷子,北方的四合院可以滿族人和漢族人也在這個區域和諧共處,落地生根。”

蔣藍現場簽售《寬窄之道》

寬窄巷子以前叫仁里胡同頭條、仁里胡同二條。在一般人眼里,這兩條巷子是差不多寬的,何以要如加以寬窄區別呢?“寬巷子舊時多為達官貴人居住,窄巷子聚居的是平民,顯貴住的地方當然是用寬 ,平民住的地方自然就是窄 ,混雜之后,成都民間有寬巷子不寬、窄巷子不窄的說法。”

蔣藍還特別提到花茶,“花茶不是四川人的發明,是旗人從北京帶來的,只有老北京和老成都頑固地喝花茶。就是因為南北對撞,落地生根。”

道法自然的成都是歪的?蔣藍說:西安、洛陽方方正正,成都的兩條河決定了這個城市的走向。這兩條巷子是成都歷史的裝訂線,可以看到成都的城市格局。少城在作家李劼人《死水微瀾》中的描述,猶如是一個精神的原鄉:" 一個極度幽靜的綠蔭地區 "。著名作家葉圣陶先生在 1945 年 3 月寫下的《談成都的樹木》一文,他感嘆 " 少城一帶的樹木真繁茂”。

“在中國很多地方,不能同處在一條大街上,在成都這個區域,就有富人與窮人一墻之隔,高低也好,富貴貧窮也好,順境與逆境也好,所以我認為在寬窄巷子,不必說的行而上,并不用制造和賦予它哲學的辯證。一個人一生接近順境不是最重要的,接近逆境也不是最可怕的,人生最偉大的最應該向往的是無咎,就是無過錯。這是周易最偉大的哲理。我對寬窄哲學最后理解就是無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世预赛亚洲区规则